Follow your heart

[伪装者×北平无战事][奇幻架空]好想把小方端走(十五)完结

想吃狮子头了❤

隔山灯火:

 


如你们所见,就完结啦~










十五、


 


 


明楼带了一瓶好酒来。


虽然他是一个光溜溜的蛇过来的,但反正他的衣服也不知道从哪儿掏出来的,酒什么的,没人计较了。


一瓶分下去,每人喝得不算太多,但他们好像都要醉了。方步亭到楼上泡茶去了,木兰变成一只小燕子,停在明诚的掌心里,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和明楼抢最后一个狮子头的时候,方孟敖的手机一直响:“舒克舒克开飞机滴舒克,贝塔贝塔开飞机滴贝塔~”据说这是他们的新队歌来着。


方孟韦把狮子头一分为二,瞥见来电人好像姓何


总之真是很热闹的一顿饭啊。


就是做梦也想不到的那种热闹。


方孟韦不太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去睡,又什么时候睡着的,第二天早上醒来,阳光已经洒满了整个房间,他恍惚觉得自己回到了了小时候,好像揉揉眼睛就要去上学了。


明诚敲他的门。


他高兴地揉揉眼睛,光脚跳下了床。


“慢点吃,”明诚端来热牛奶和三明治,“吃完了我们一起出去。”


方孟韦鼓着腮帮子问:“去哪里?”


“不知道呢,”明诚说,“大哥只说了一句,就和崔叔去后海游泳了。


“啊?”方孟韦有点震惊,“哪个大哥?”


“会飞的那个,”明诚微笑,“我大哥不太喜欢游泳。”


“可是……”方孟韦为难道,“崔叔也不会游泳啊!”


 


崔中石真不会游泳。


不过方孟敖把内丹吐出来给他拿着了,现成的一个辟水珠,谁用谁说好。自从好些年前他逼着崔中石下水,结果自己被吓坏了之后,他就想了这个办法。


随后赶来的明楼、明诚和方孟韦放心了,也跟着下水。


深绿色的水面无声地分开,又静悄悄地阖上,风吹起细微的縠纹,带来一点淡淡的腥气,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绝不会有人想到,北平银行的金库入口居然就在这片水的底下。


“其实我总有种穿越的感觉,”方孟敖说,“这里不要叫中央银行北平分行了,叫藏宝阁可能比较好。”


“你听说过古灵阁吗?”明楼说。


“什么?”方孟敖问。


“没什么。”明楼答。


这几个没有听过童话故事的孩子啊……虽然他自己也是看电影的时候临时百度的。


而明诚始终没有说话,他手心里攥着一枚小小的钥匙,攥得很紧。


留给你的。


父亲留给你的,母亲留给你的,方步亭这样说。


他们每个人生来都在银行里有一个账户,里面存的东西可能很珍贵,可能是父母亲人一生的积累,也可能只是主人存在过的一些微不足道的证明。


这是三界里最庞大也最坚固的金库,哪怕开户人早已身死魂灭化为尘埃,他们留下的东西依然会好好地保存在这里。


明镜早就为明诚开过账户了,明楼每年都会替他存进去许多东西,但今天他真正拿到了这枚来自父母的钥匙,从此就算有了来处。


崔中石将手掌印在虚空之中,打开了第九道看不见的门。


 


门后是一艘大船。


很大很大的船,周身流光隐现,华彩动人,几个人一登上去,船就无声无息地动了,连一朵浪花都没有激起,它轻得就像一片羽毛。


四周的水墙是翡翠一样的碧绿色,许多气泡浮在里面,微微透光,像一串一串的珍珠。


“到了。”崔中石忽然说。


船头好像刺破了一层薄薄的屏障,明诚手中的钥匙忽然融化成粘稠的液体,从指间漏了下去,他回头看了一眼,然后往前一步,整个人就不见了。


明楼没有陪他去。


方孟韦靠在船栏上,右手微拢,手心里也出现了一把钥匙。


“顺便看看你的吗?”崔中石问。


方孟韦想了想,摇头,手里的钥匙又不见了。“崔叔,”他问,“你存了什么?”


“存了剩下的八条命。”崔中石平静地说。


那一瞬间,方孟韦眼前模糊。




方步亭在银行了存了一生所得与一世缺憾。


明镜存了一家人的柔软天真,和他们折不弯的脊梁。


明楼与明诚存了流不尽的心头热血。


方孟敖存了一身金鳞战甲。


方孟韦存了一滴眼泪。




好多光影瞬间涌入脑海,分不清是何时何地,又是怎样的他们。


但无论在哪个时间,哪个空间,他们曾经这样活过。


他们注定这样活着。

评论
热度(292)

© 吱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