吱嘎

二重赋格 1

结果是阿狸 好可爱!!期待新文~

清和润夏:

1   小赵医生曰:二重赋格,两个主题同时呈现,或者两个主题各自单独呈现。


 


 


也不是很久很久以前,可能就最近几天吧。有一个满脑子弹幕的骨科帅医生。


 


附院的院长从六院挖来一名骨科菁英,整个附院轰动。


因为这个菁英他帅呀。


瘦瘦高高,穿着附院挺括的白色制服,把名牌往口袋上一别。


小证件照十个人里三个傻六个丑,还剩一个天生丽质难自弃。


天生丽质难自弃的这一个在一寸照片里都要似笑非笑看着人,撩死你。


旁边标着三个大字:赵启平。


 


附院气氛跌宕起伏好几天,赵医生散发的费洛蒙让不少人电解质紊乱。小护士们凑在一起讨论,附院的院草又添一株新类型。院长大人万年冰山,李主任斯文儒雅,韦主任幽默可亲。赵副主任……新来的赵副主任要怎么归类呢。


李主任站在人群后面咳嗽一声,小姑娘们一哄而散。


 


赵副主任是比较难归类的。他安安静静地待在办公室里,明明什么都没做,周围的空气却开始沸腾。他让人心绪不宁魂不守舍,他无知无觉。赵副主任低头敲病历,一本正经又无辜至极。


这一切,关他什么事呀。


 


这一天,谭宗明非常不顺。他在家被拖鞋绊了一跤,整个人砸在地板上的一瞬间本能用手拄了一下。他的家庭医生度假去了,就算这位先生不度假估计也治不了摔伤。他的司机本来打算送他去那家私立医院,结果车堵在半道上了。谭宗明肿胀的左手存在感越来越强,他实在忍不了:“最近的医院是哪儿?”


谭宗明的秘书飞速地翻了一下手机APP:“是附院。”


谭宗明捏着鼻梁:“那就附院。”


 


谭宗明顶着大太阳步行两个站地,脖子上用领带吊着一只胳膊,十分狼狈。谭总并不是那种生活常识全无的有钱人,他实际上也想到了打车。第一辆出租车一听是附院,就几个站地,用非常蹩脚的普通话吊着嗓子告诉他:“那不去。”


谭宗明绷着嘴角阴着脸,自己一口气走到了附院。可怜他的秘书小姐,蹬着十厘米高跟鞋跟在后面,觉得自己穿得根本不是鞋,是两把刀。


谭总汗流浃背走到附院大门口,迎面就是票贩子。票贩子看他的德性,非常专业地兜售骨科专家们的号。谭总倒是不缺那俩钱,他认真地听票贩子吹得天花乱坠什么王主任刘主任,认真地思考自己是怎么沦落到要跟个瘪三称兄道弟的地步的。票贩子一口一个“大哥”地叫谭宗明,谭宗明心想我可不敢有你这个弟弟。


他个子高,鹤立鸡群地立在乌泱乌泱人群里,扫了一眼对面墙壁上当值医生的名牌。礼拜三,骨科今天还有个赵副主任,不知道为什么没进票贩子的销售系统。谭宗明伸手一指:“就他吧。你有票么。”


票贩子转脸一看,赵启平。这位挺帅的哥们的脸很难让人产生安全感,买他号的实在是少。于是票贩子很热情地继续推销其他主任:“这是个副主任,据说新来附院的。技术不能保证是吧?医生还是要有经验的……”


谭宗明冷笑一声:“没有就算了。”


今天他非得顺着自己一次不可。


赵启平。


就他了。


不要别人。


 


赵副主任在看一本骨科主题的医学期刊。他垂着眼皮,衣着严谨整齐。苍白冷硬的医师袍包裹着他的肉体,火焰外面裹着一层冰,诡谲的美丽,惊心动魄。


他抬起眼睛,看了一下坐着的病人。电脑里跳出病人的资料,新办的诊疗卡,自费。“谭宗明”三个字让他微微挑眉。


雄性动物。


形容谭宗明,就这四个字。


强健的体魄,机敏的头脑,利用锋利的爪子和牙齿厮杀抢夺,《动物世界》里那谁谁的声音, 慢条斯理地介绍着大型猫科哺乳动物是如何为了生存豁出一条命——虽然这听上去像个悖论。


 


“怎么搞的?”赵启平轻声问。


 


谭宗明在观察这个赵医生。


观察人是他的本能。商场是不见血的沙场,稍不注意便会被周围的饿兽们撕碎吞噬。谭宗明的眼睛能把人剖得血肉横飞,扒皮见骨。


赵医生很坦然。他微微抿着嘴角,职业化地,温柔地微笑。


他眼睛好大。


他身边为啥摆着一个……红色的小布玩偶?


这个小玩偶一脸谐谑地看着谭宗明,一对圆圆的大眼睛,精灵古怪,调皮可人。


 


“哦……绊了一跤,摔倒的时候手拄地。”


“这得拍个片。”赵医生敲了一下电脑:“在三楼,收费也在三楼。”


这么多年一直由私人医生负责的谭宗明有点感慨:“科技在进步。”


赵医生不再说话。


谭宗明觉得秘书小姐可怜,放她去医院门口小超市买拖鞋。现在秘书小姐舒适地拖着两只踏踏板儿飞奔过来:“谭总,怎么样?”


谭宗明抽了一下鼻子:“很好。”


“呃?”


“拍个片吧。”


 


谭宗明前脚走,后脚一个年轻女人抱着个小女孩儿就进来了。小女孩一看赵启平身上的白大褂,条件反射就要哭。赵启平拿起桌边的小玩偶,冲小女孩晃晃:“不要怕。这个送给你好不好?”


小女孩的母亲把片子递给赵副主任。赵副主任拿起来迎着光略略一看:“恢复得很好。适当可以活动一下了。”他笑着看小女孩,眨眨眼:“很快就能到处玩儿啦。”


小女孩被母亲抱走前,冲他摇手:“再见,狐狸叔叔。”


 


谭宗明去拍了片,结果出来还算快。他的胳膊已经被护士简单处理,总算不用领带吊着,可怜又滑稽。他拿着片子去赵副主任办公室,路过一对母女,小女孩抱着一只红色的玩偶,那只玩偶冲他笑得不怀好意。


“你为什么叫人家狐狸叔叔?”


“狐狸叔叔就是狐狸叔叔。”


 


谭宗明抱着胳膊回来,坐在赵启平旁边。赵启平把X光片挂在灯箱上,谭宗明第一次直面自己的骨骼,非常不自在。


“骨头没什么事,大概是软组织挫伤。”赵医生打开护士处理的三角巾:“疼吗?麻吗?”


他用冰凉的手指在什么地方按了按。


“嘶……有点。”


 


嗯。手指好看。谭宗明很欣赏。


 


赵启平很淡定。可他知道谭宗明是谁。他不关心财经,也对经济没什么兴趣。只是谭宗明太有辨识度。财经新闻里一群秃头凸肚的人里竖着一个谭宗明,简直自带打光。谭宗明是什么来着……哦。“大鳄”。


啧。鳄鱼。赵启平实在是不喜欢这种没有美感的爬行动物。动物世界里那谁谁说了,鳄鱼擅长浮在水面假装自己是一根浮木。谭宗明……公平地说,谭宗明真心不胖。算的上“壮硕”。那么一根壮硕的谭宗明飘在水面装死……


赵启平突然“噗”了一声。他一时失察,没忍住。谭宗明看见赵启平圆圆的大眼睛转了一下,像那个可爱的小玩偶,慧黠狡猾,灵透精明。


小赵医生有点尴尬地咳嗽,谭宗明忽略自己肿胀的左手,非常有风度地笑:“不知道我让赵医生想到什么了。但是能让你这么开心,我很荣幸。”


 


谭宗明的左手总算是折腾好了。开了一堆药,敷的喷的。司机终于把车开到附院来,堵车堵得他一脸菜色。谭宗明挥挥手,他直奔厕所。


 


回去的路上,谭宗明拆开一盒药看说明书。秘书小姐两只脚已经脱离她的掌控,她下决心回家扔了所有高跟鞋。谭总看说明书,她没事拿着手机在微博上吐苦水,谭宗明无意间瞥到她的手机壳——又是那个红色的,坏笑的小玩偶!火红的小狐狸,穿着白色小内裤,圆圆的大眼睛,转来转去。


谭宗明忍无可忍:“那个,到底是什么?”


秘书小姐一愣:“谭总?”


“你手机上的,那个小东西。”


“哦,您说这个。阿狸啊。”



评论

热度(43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