吱嘎

【凌李】冬天和毛绒玩具最配啦(甜一发完)

嘤🤗

whatdidfermiparadoxsay:

最近饿得饥不择食 一个过气选手的自我救赎


OOC


---------------全员AU私设如山-------------


1.


  “最后,大家应该都知道那个倒卖冬天的罪犯正在带伤潜逃中吧。如果有枪伤的病人送来,第一时间通知我,和警察局联系,”凌远看看手表,“散会。”


  李睿投向韦天舒了个眼神:“院长什么时候开始关心社会新闻了?”


  韦天舒耸耸肩:“上头给的命令呗,你以为他要医警共建和谐大家庭?”


  李睿三秒钟被说服不再多问。


  韦天舒看李睿匆匆忙忙走远了,才贼溜溜凑到凌远身边去:“我刚才又救了你一马,李睿问我你怎么这么关心社会新闻,我帮你打马虎眼打过去了,保全了你高大的形象。”


  俩人一边说一边走回了院长办公室,凌远坐在自己的椅子上,靠着一个棕黄色的小狮子腰垫:“你爱怎么说怎么说,我又没给你封口费。”


  “好啊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去告诉李睿?”


  “去吧。”


  韦天舒也知道自己是自讨没趣,扔了一堆报告转身就跑。


  凌远看了看这几天的新闻报道。


  两年前的一起盗窃案震惊了大半个中国,10月开始,全国大部分地区频频入冬失败,大家调侃一下写写段子也就过去了。到了第二年夏天,酷热难耐,才有人报警,说目击了一次冬天交易现场。有人在盛夏里高价出售冬天,甚至会导致冬天上瘾,这才引起了重视。


  后来警察们严阵以待,经过几个月的跨省侦查,总算是逮到了偷走冬天的犯罪团伙。没用多长时间,嫌疑犯都认了罪,犯罪团伙的头头甚至有点小骄傲。


  “他们都以为东北的冬天最纯,嘁,都是些没见过西藏冬天的乡巴佬。”


  西藏的冬天一度被炒到了10万元一平米。


  可惜的是在被转移的途中,头头就成功越狱。据最新消息,头头已经来到了本市,还因为被各路仇人追杀而身负重伤。


  这些警匪片似的桥段跟凌远本来没有半毛钱关系。


  但是。


  绝对不能原谅偷冬天的人。


  


2.


  “队长,刚拿到线报,”李熏然急匆匆回到车上,还没来得及喘气就一脚油门踩了出去,“北极熊大腿有一个贯穿伤,明天可能会有人安排他去第一医院,我们先去医院打个招呼比较好。”


  “北极熊?”队长手里的可乐洒了一裤子,一时没反应过来。


  “就……就我觉得给犯罪头头一个代号比较酷一点,你不觉得吗?一直叫头头,像是叫自己家里囡囡似的。”李熏然一个急转弯,得,可乐一滴也不剩了。


  “李熏然你会不会开车!”队长忍无可忍。


  “队长你赔我清洗费!”谁怕谁!


  裤子还没干的队长把和医院交涉的任务交给了李熏然,简单介绍了一下第一医院的情况。李熏然迈着大长腿一路走秀似的,一边问一边往院长办公室走。


  “您好?”


  自认为并不太擅长应付老年人的李熏然门都没敢敲,在门口轻轻出了声。


  没人答应。


  门没锁,李熏然透过细微的门缝看见院长办公室里的沙发上,躺着一床被子。


  一床,毛茸茸的,熊本熊,被子。


  看来院长也不是很老嘛,至少他家孩子还小。不对,也可能是人孙子?那肯定白发苍苍的老头了,交流起来有难度啊,啧啧。


  正这么想着,李熏然突然感受到背后的一股气压。


  李熏然简单自我介绍一下说明来意之后,凌远让他在外面等一等,自己回到办公室收好了空调被不知道放去了哪,才让李熏然进来。


  “我知道这样可能会影响到医院的运作,但是这次线报非常准确,而且也是我们逮捕北极熊的最好时候,只需要一个行动小队……”


  “没问题。”凌远点头。


  “啊?”李熏然没想到话才说了一半,还没用上百分之三十的功力,年轻的院长就答应了。


  “全力配合。”凌远摸了摸自己钥匙串上的小白鲸。


  “谢谢凌院长,那我明天早上再来。”李熏然起身准备出去,走到门口又犹豫了一下。


  “还有什么事吗李警官。”凌远微微歪头看着这个有一双小鹿眼的男人。


  “凌院长,冒昧问一下……你家孩子那床空调被哪买的?我觉得很可……很实用!”


  “那是一个儿科的病人送给我的纪念品。”


  自知侧写失败的李熏然恨不得钻地缝。


  “我也没有孩子,单身。”


  “好的好的。”不明白这个相亲一样的气场是怎么回事,李熏然钻了地缝遁出去了。


  等他回到车里的时候,离他下车才过去了没十分钟。


  “没谈成?”队长看他这么快就回来了,笑嘻嘻地拍了拍李熏然的肩膀,“一点也不奇怪,这个第一医院的院长啊,出了名的自私自利,说什么都没用,没事儿别灰心。”


  “奇怪,很奇怪。”李熏然握着方向盘。


  “嗨,他就是这样的人,谁都知道凌院长不好说话。”


  “凌院长就说了7个字,”李熏然一边说一边掰手指头,“没问题,全力配合。”


  队长的手一抖,新买咖啡又泼了一裤子。




3.


  凌远嘴上不说一个谢字,实际上还是拉着韦天舒,请他吃了顿饭以示感谢。


  凌远的母亲去世之前,只给他留下了一屋子的毛绒玩具。他以前喜欢拆收音机,拆电视,自己锯木头做个滑板,甚至是用家里的废酒瓶做灯罩,后来他什么也不喜欢,到了养父母家,也习惯抱着一只毛绒狮子聊天。


  都是前任看到他满屋子的毛绒玩具之后一闪而的鄙夷,让他隐隐约约觉得这是不对的。所以慢慢变成了一个秘密。


  当冬天被偷走的时候,最愤怒的人就是凌远。


  大冬天里围着围巾捧着烤红薯呵出来的都是一团团的白气被各种毛绒玩偶环绕着的感觉堪比过年!偷走谁也不能偷走冬天!


  只有冬天,裹着毛茸茸的被子抱着毛茸茸的玩偶才不会被嘲笑。


  穿着一条裤子长大的发小一直都知道这事,嚷嚷着“你不让我放假我就把你的秘密公之于众”,但是也从来没说过。谁还没个心结呢。


  “听说今天有个警察来医院了?”韦天舒一边胡吃海喝一边还不忘八卦八卦。


  “嗯,就是今天开会说的那个事。”


  韦天舒一拍大腿:“哎哟,我看那些护士们眼睛都直了,小警察估计长挺帅。她们都一个劲儿夸人可爱。”


  “可爱?”凌远认真回想了一下,“是挺好看的。”


  像毛茸茸的小鹿,又像威风凛凛的狮子。


  凌远吃完饭回到家里都还一直在想,到底是鹿还是狮子。他的沙发上和床上都堆满了各种各样的毛绒玩具。


  他拿起两个手套玩偶,自己跟自己对话。


  “明明比较像我。”小狮子张张嘴。


  “像我!我们的眼睛是一样的!”小鹿摇摇头。


  “你们鹿有当警察的吗?”


  “你这是直狮癌!”小鹿扑过去要打架。


  两个手套玩偶扭打在一起。


  凌远垂下手。


  房子里还是安安静静的。没有声音。


  他习惯了。




4.


  李熏然只带了三个人进到医院里,其他小组都在各个路口把守着。


  “不是,凭什么我要男扮女装啊?”费解满脸愁云。


  李熏然已经穿上了白大褂,还戴了副平光眼镜,很满意自己的装扮:“因为我命令你昨晚刮了腿毛,我又没刮。”


  两个假冒女护士和一个假冒医生在急诊室守着,等了三个小时也没见人影。


  “老大,是不是情报有误啊……我顶着胸前这两坨,腰酸。”


  李熏然一巴掌拍过去:“现在知道人家姑娘们的苦了吧。”


  话音刚落,北极熊就躺在担架上被送了进来。


  “来了!”费解一阵激动。


  北极熊旁边的人抬眼看了看这个嗓音雄浑的女护士,像是要从背后摸枪出来的样子,李熏然恨不得一脚踹过去,却只能尴尬又假装着急地站着,手也悄悄放到了身后。


  眼看着北极熊的小跟班要动手了,凌远突然从旁边冒出来,对着费解就是一顿数落:“大姨妈终于来了吧?平时记得用套。”


  费解终于松了一口气:“是是是,拖了两个月没来了,急死我了。”


  北极熊被推进了手术室,李熏然和凌远也跟着进去了。


  “还真给他做手术?”


  “伤口大面积感染,”凌远不动声色,“是医生就做不到冷眼旁观。”


  李熏然有点不甘心。他太痛恨偷冬天的人了,几家喜欢的火锅店相继停业修整,他犹记得那年整整一个月没吃过火锅的痛。


  “你放心,”凌远瞥了一眼,让真正的医生继续手术,转过头对李熏然说,“我们只给最小剂量的麻醉,会让新手来缝合,他醒了之后也不提供镇痛泵和止疼药。”


  小鹿眼睛眨巴眨巴,终于挤出了一尾巴的褶子。


  好在行动出奇的顺利,费解和另一个女警察早把北极熊的跟班儿铐上了,手术进行到一半北极熊想跑,被李熏然三下五除二就收拾好了继续抬回手术台上。等北极熊一出手术室,被18个人监护着转移,不到2个小时就成功到达了目的地。 


  过了没一会儿,医院工作群就炸开了锅。有人发了一张李熏然穿着白大褂站在大厅的照片,腿长得镜头差点框不下。


  “卷毛太可爱了!”


  “嘤嘤嘤那双眼睛也很可爱!”


  “病历拿反了自己都不知道呢……啊我要爆炸了……”


  “暴风可爱!哭泣。”


  凌远点开照片仔细看了看,小伙子是挺帅的,工作认真严谨,动起手来干脆利落,怎么老是被人说可爱呢?


  “咚咚咚。”


  敲门声让凌远把手机一扣,到现在也没人知道他的微信聊天背景是小黄人。


  “请进。”


  李熏然的脑袋先凑了进来:“凌院长,明天周末,我请你吃个饭吧?谢谢你这么积极配合我们。”


  凌远摆摆手:“不用了,医警共建和谐大家庭。”


  “私人!私人名义的!”小警官有点着急,“还是为了,为了谢谢你不给北极熊镇痛泵!”


  厉害了李熏然,他在心里默默表扬自己,临场应变能力非常强,借口一找一个准。


  凌远笑着点头,目送着李熏然一路跑出去,顺便在工作群里收了好几张路透的高糊照片。


  “卧槽这个速度也是没谁了。”


  “无影腿……”


  “根本拍不了……”




5.


  李熏然一觉醒来就已经下午4点半了。


  好端端的睡什么午觉!


  他昨晚和凌远在微信上约好,下午4点在李熏然家楼下见面,因为旁边有一家小杂货店,李熏然看到了一个和凌远办公室的熊本被子非常像的一款空调被,想让凌远去鉴定一下,顺便四处逛逛,避开高峰期,早一点去吃火锅。


  说起来有点尴尬,他太过信任自己的到点即醒能力,调了静音,默念着4点之前我一定要醒来,结果一觉就是4点半。


  说起来更尴尬了,他还是被门铃声吵醒的。


  “谁啊!”带着一点起床气。


  “凌远。”


  这个答案激得李熏然瞬间清醒,也没顾得上穿拖鞋就奔去开门。


  “不好意思啊凌院长,我睡过头了,前些天太累了……”他一边开门一边给凌远让个道,也不在意凌远是怎么知道自己家门的,只在意对方没有要进门的意思。


  “怕你出事才没接电话,”凌远愣了愣才开口,“我就不进去了,在楼下等你。”


  说完转身就走。


  李熏然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连体狮子睡衣,摸了摸,绒毛都还带着被窝的温度。


  不至于那么吓人吧?




6.


  凌远愁得不停地捏着钥匙扣上的毛绒大白鲸。连楼下的肥猫都不多看一眼,恨不得把鹅卵石小道都踩平整了。


  跟大白鲸聊了一会儿,凌远发现毫无结果,只好寻求场外帮助。


  “三牛,问你个事,”凌远坐在长椅上打着电话,“你有没有过看了别人一眼就心律不齐眼前一片模糊脑子短路的时候?”


  “一见钟情?”


  “也不是……见好多次了。”


  “那可能就是见我媳妇穿婚纱的时候。我第一次见她就觉得好看,没什么感觉,后来慢慢喜欢上了。结果结婚那天,好家伙我当时要不是新郎我早就昏过去了……”


  凌远后来没听进几个字。


  那些他喜欢的——毛茸茸的、坚定的、澄澈的、充满力量的、又温柔童真的因素,完美地糅合在同一个人的身上。


  如果这都不叫会心一击。


  他匆匆挂了电话,又往李熏然家里走。


  李熏然还是穿着那身睡衣,他刚刚从阳台上收回最喜欢的那件衬衣,又一次仔细地刮了刮胡子,正在纠结先换衣服还是先抓头发的时候门铃又响了。


  “我马上就好!”李熏然开了门就要往卧室跑,以为凌远是来催人的。


    凌远走进房里带上了门,一把拉住了李熏然。借着那一点点力把毛茸茸的狮子满满当当抱进怀里。


  好像是这样的。是应该这样才对。


  冬天又回来了。




7.


  几年后。


  “我们真的要绝对坦诚吗?”李熏然看着无名指上刚戴上的戒指,有点犹豫。


  “我对你坦诚,”凌远吻了吻小孩儿的额头,“刚才最后一个秘密也告诉你了。”


  李警官瘪瘪嘴:“我第一次见到你的熊本熊被子的时候就知道那是你自己买的!这不算秘密!”


  “那就真的没有秘密了。”


  李熏然想了想:“好吧,我也有一个秘密,唯一的一个。”


  凌远点点头,把人抱紧了一点,一只手在李熏然睡衣的耳朵上捏捏打打。


  “我哥哥也已经成家了。但是我一直没把你介绍给他们。”


  “为什么?”


  李熏然把头埋进凌远怀里紧紧抱住,嘟囔着:“我哥的对象是个毛毛领!我怕你移情别恋!”


  凌远:???






END


------------------------------


例行打滚求评论 


大队长今年更新了吗 :)




全目录:费米的任意门

评论

热度(848)

  1. S-suguswhatdidfermiparadoxsay 转载了此文字
    院座看到毛毛领真的不会移情别恋么,应该不会吧